当前位置:首页 > 浏览详情 > [转]我的一个富婆朋友 点击(44) 回复(0) 赞(0)

 陪我到最后 于2021-02-21 09:21:09 [楼主]

[发生地]

[标题][转]我的一个富婆朋友

[内容]

“人生海海 山山而川 不过尔尔”

1.大概是在2016年的样子,那时候我在某平台上连载写故事和小说,小有起色。有一位长得像萧亚轩一样的出版社编辑姐姐拿着5%的版税找到我说要我写一本鸡汤,并鼓舞我说你看现在什么么么哒摸摸头都挺火,一本书卖得好都足够换一套别墅。

我那时工作还真不怎么忙,但我后知后觉,属于对赚钱比较迟钝的那种选手,人也比较懒。刚刚开始痴迷于钻研肉体那些快活事儿——怎么健身能让自己促进分泌睾丸酮,怎么减脂能快点让腹肌显露,怎么旋转画圈和进进出出会让对方呲哇乱叫疯魔上头。

于是我拒绝了她,那是第三次。

她可能觉得我真的不是个能进行商业化操作的选手,便不再催促了,反而是做成了朋友。成了朋友自然就会聊聊人间烟火,饮食男女那些事儿,我也就开始对她的朋友圈关注的越来越多。

我不太懂车,找朋友专门看过,她开的是帕拉梅拉,她老公的应该是大G。她过28岁生日的时候,老公的后备箱里装了满满的玫瑰气球和名牌衣服包包啥的。

因为我穷,所以我对于品牌无知,无知便就无感,只知道这是个嫁了富豪的幸福女人。我开玩笑说,姐姐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全人类吧,才会嫁给了这么有钱又有爱的老公,拥有这样幸福的爱情和生活。

当时她只是回了个微笑的表情,后来却在一次深聊之后感慨着跟我说,行了弟弟,朋友圈嘛,就是个秀场,总是用来晒体面和优越的。

这句话没深聊,但我直到一定有故事。

后来她晒一家三口出去旅游,晒老公在沙滩上夕阳下的剪影里亲吻她的额头,直到后来她用微博小号来撩我并被我发现之后才打开了美丽人生的另外一面。

2.起初她还骚话连篇的问我,哥哥想不想看我的奶子和屁股,我一打开这个微博,之于当时尚且单纯的我,简直惊呆了——里面全是她穿着丝袜和情趣内衣的照片。一群精虫在评论区里蠕动,有的被她回复两句就开始要加微信,也有的被她骂到狗血喷头。

我忘了我是通过什么样的蛛丝马迹发现了这是她的小号的,大概是墙壁上的挂件,也大概是她镜子上的logo。于是没揭穿,且很配合,你怎么骚我怎么来,你怎么煞有介事我就如何有的放矢,总会逗得她嘎嘎笑。后来骂我狗男人就是骚,压根经不住撩。

我笑着回她,可不就是嘛,被您这杭州滨江小贵妇一撩拨,哪个狗东西受得了你说。她发了一串省略号,半天不说话,后来说了一句没意思就弃用了那个小号。或许我早就该意识到,自己就是太贱,不太懂收敛自己看穿的优越感,不懂难得糊涂和扮猪吃老虎。

3.其实,认真的人又何止我。

在后来的某一天,她终于借着酒劲儿吐露心声,跟我微信语音聊了一个多小时,然后给我打了八百块钱说这是陪聊费,又说要给我买个手机,我觉得滑稽,也没有要。

最后她跟我说,看看几把,看完之后问我说,一起睡觉不?说实话,这女人是有点反差太大了,我有点懵,搞不清状况我就开玩笑说,我不敢碰大富豪的女人,怕被剁屌。

她哈哈大笑说,他他妈是个狗比的大富豪,你以为我嫁了个有钱人是么?没有我爸和家人扶持,他狗屁都不是。

说实话,她男人长得还蛮帅,一看上去,是那种精神且正派的角色,外人眼里郎才女貌,神仙眷侣的背后,原来也有千疮百孔。

故事大概的梗概是,他们家在杭州做服装生意,主营羽绒服和女士内衣,代加工剪标货都有。她舅舅是当地一个服装厂的老板,占地几千平米,员工数量2.3000人的那种。她爸爸是当地区里的头部人物,所以二者结合,就风生水起了。

而她老公,是他爸爸手下的一个得力助手,主动穷追猛打他女儿的那种,小伙子放弃了铁饭碗捧起了金饭碗。凭借自己的能力,顺利从舅舅手里接手了服装厂,从法人到董事会完全一手把控,她自己也是公司股东,只是完全不参与公司管理,图个清闲有事儿做,选了家出版社做起了编辑。

而就在他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下体有些不太舒服,经常性觉得那味儿太重。再后来,她很顺利地发现了她老公一晚上花掉八万多叫了三个外围一起快乐的事情。

有钱人的快乐,就是这么高级定制。

我开玩笑说,跟他离婚,我写小黄文养你。她笑着说,你他妈懂个屁,离婚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的?

后来我笑而不语,这段秘密被揭开之后,她反而坦荡了许多,深觉人生苦短,要及时行乐,如果从一个人身上得不到的,不是苦苦去守。

后来她给我发了个很大的红包,告诉我说,今天姐姐生日,姐姐开心,你拿着给自己买点好吃的。我没敢收,她说你收了吧,等有机会一起睡个觉就成。

4.后来,这个机会还真就接二连三的来了。

我那年被杭州一家公司挖过去做城市经理,应邀从上海跑了一趟武林广场。她看到了我的微信朋友圈,便给我微信上发了个定位,我一看就明白是怎么个意思。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约过炮,虽然是骚得不行,但那时候心里还在坚守着对一个人的爱和温柔,并不想让这些过眼的魑魅破坏了平衡。

当晚我在杭州的表哥家里喝酒,她家就在某大案案发的那个小区里住,跟我的距离有点远,打车要半个小时。她说他不在家,可以允许我在摆着他们结婚照的床上内射。

我一看到这句话,一口酒立马喝得一巨灵,半夜愈发清醒,半天没敢回复,只记得趁表哥表嫂睡着的时候洗洗自己的衣服,擦掉地板上的烟灰,来掩饰我内心的波动,装作什么都没看到。

直到我离开杭州回到上海,才告诉她说,我昨晚手机没电,看到你信息的时候是在高铁上充的。她为了不让我尴尬,又给我发了一张黑丝吊带袜的自拍,手指恰到好处的遮住了中间的镂空。

我不知道怎么应对,就索性疲于应付,偶尔聊聊,说有机会来上海,我一定招待。

她果然就来了上海,那时候迪士尼刚刚开始运营,她带着三岁的儿子就杀过来了,风风火火,住在迪士尼酒店。

半夜十二点多,我正在跟我的一群社会底层的穷逼兄弟们在大排档里撮虾子,啤酒龙虾还在一盆一盆往上端的时候,她的定位又发过来了。

我一看,顿时酒又醒了,我说不行,孩子在旁边太作孽了,我怕我硬不起来。她说你他妈想什么呢,孩子我闺蜜带着睡,我们再开一间房就行。

我鬼使神差的又回了一句,我今晚带着员工在外面聚会,姐姐你看,如果实在需要,我找一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过去给你享用行不行。

她直接语音发来,操你妈,xxx,你是真的狗!她拉黑了我的微信和微博,没有给我留下一个道歉的机会。

5.情绪和情欲淡化之后,人就会平静很多,像哲思的贤者。她把我微信又加了回来,我们偶尔会聊一聊天,分享日常近况以及赚钱的门路。

她在拉黑我的那段时间,在网上碰到了一个小狼狗,可奶可狼的那种,用她的话说,能舔到她想哭。对方在绍兴那边是个执业律师,她最喜欢的就是她送给她的一枚纯银戒指。再后来她就喜欢上了这个小男人,曾半夜开几个小时的车跑去找他开房睡觉,哪怕只是抱着。

后来在小狼狗的撺掇下,让她给自己付了个911的首付,她也没想那么多,用她的话说,我反正不缺钱,觉得给自己喜欢的人花钱是一种幸福。

有钱人的情深意浓,就是这么单调而枯燥。

而这份情深意浓,直到半年前才发现,他有老婆,而且还有个不满周岁的女儿。她哭着跟她说,你离婚我们在一起过,男人用她当年回复我的语调回复了她,她老婆家里是政法系统的,可以帮衬到他很多,而她除了有钱并不懂的怎么爱别人。

呵,这男人,是真他妈的狗。

6.在最近,她知道我近两年的故事,幸灾乐祸,说你看到没,太阳底下真是没他妈新鲜事,爱恨情仇的,是真没意思。

我问她和他老公怎么样了,她笑说,已经渐渐收回了公司的管理权,现在处在离婚起诉的阶段,那个男人也不傻,在收集她出轨的证据,并且在外面开始转移资产了。

婚姻关系,从某种程度上讲,是在当下规矩准绳里,约束彼此的一种社会属性里的规则。它通过财富的结合或者交换,垄断了孳息分配权,垄断了交配权,垄断了相对自由和相对义务,但还是垄断不了人心和躁动,壳里壳外的事情罢了。

我开玩笑说,我们是同类,有机会还是得睡觉才行。

她笑着说,一天一夜要是达不到12次你就别来碰我。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外引或转载文章,视频,图片,仅做学习,阅读,交流所用。并未用作任何商业途径。如果作者想进行删除或其他合作,请联系zpls1997@163.com

回复楼主


共0条 共0页 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