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浏览详情 > 外婆离开了,只剩下外公在世上 点击(106) 回复(0) 赞(0)

但南珍 于2020-08-26 08:09:31 [楼主]

[发生地]

[标题]外婆离开了,只剩下外公在世上

[内容]

外婆以前常说,你外公也是个闲不住的。到我也能记事时,每天早上喝了稀饭,外公就匆忙出去了,回来时,他肩上必是扛了三两根竹子的。
放下竹子后,外公要坐上一会儿。吸罢一锅旱烟,他便一手握了篾刀,一手提溜竹子,走到院子里。那把篾刀通体漆黑,唯独刀刃在太阳下明晃晃地发亮,砍回来的竹子大多是毛竹,也有稍细些的苦竹。外公先剔去了多余的枝叶,顺手将竹子通身略刮了一遍,在尾端刻了两道对称的豁口。然后,把竹子夹在腋下,另一端抵住了院子的石阶,把篾刀往豁口一送,咔嗤一声——竹子便一分为二,齐齐整整地躺在了地上。接着他换了一把略小些的篾刀,剖去竹心,清掉里面的白膜,开始做篾片、篾丝,或粗或细,或青或白,一把一把的都摆在了石阶上。
我就坐在堂屋门槛上看着这一切,完全入了迷,直到一只软和的手按住了我的头。是外婆来了,她围了一条白色粗布围裙,身上似乎还带着蒸汽的味道,一只手扶着门框,另一只手轻轻地摩挲着我,稍稍佝着腰,只探出半个身子,朝院子里轻声喊,可以吃饭啰。外公便放下手里活计,带我去洗手。桌上已摆好饭菜,灰豆花搭上一碟油辣椒,是外公最喜欢吃的,外婆肠胃差一些,常吃素茄子煮嫩南瓜。另一碗荤菜,有时是肥肉炒坛子菜,有时是肉沫炒西红柿辣椒。至于我,就没有不喜欢的,顿顿都是埋头吭哧哧地扒饭。
这样的早上,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少,我分明没做什么特别的事,却觉得一分一秒都是有意思的。吃完中饭,一直到日落前,外公都呆在堂屋里编东西。背篓,箩筐,簸箕,斗笠,扁筛,都是信手拈来的。外婆便收拾屋子,给鸡鹅狗猪添食,翻出外公给她做的针线篮子缝缝补补,侍弄屋檐下的泡菜坛子和屋后的菜园,闲了也把泡着苦丁茶的搪瓷杯给外公端去。他们各自忙的时候,我举着蜘蛛网网兜赶蜻蜓,在田野间跑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夏天。
上周,大表哥的孩子满月了,请一家人吃饭。孩子肉嘟嘟的虎头虎脑,非常讨人喜欢。四世同堂了,外公也略抱了抱他的重孙子。席间,大姨悄悄地对妈说,要是妈也在就好了,不知道会多高兴。妈说道,那时候妈还是在家拖久了。大姨又说,爸今天还是高兴的。妈又说道,当然,他都抱上重孙子了。
回家后当天夜里,我梦见了外婆。醒来后我便想起以前,之后心里却不免一场空落。外婆才离开不到一年时,外公也害了冠心病,几乎要了他的命。此后,外公不再做事,也搬到了镇上,由舅舅们轮流赡养。每天早上外公还是匆忙出去,除了吃饭时回来,其余时间便都在茶馆,日子也像是他喝的那杯茶,越来越淡了。
到现在,算来已是七年了。长大后的时间似乎是要快一些的,我毕了业,结了婚,清明节时也携了妻子,去外婆墓前拜祭。妈和大姨絮絮叨叨地说,妈,我们来看你了,大家都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听着她们的絮叨,猛然想起一些事来。那个时候我连夜坐火车回来,却还是没能见上外婆最后一面。到乡下时,堂屋已被改做灵堂,她静静地躺在最里面,仿佛是睡在了一片白色的沉默之中。我只感觉哭声,鞭炮声,洗碗声在不断敲打着我的鼓膜。但是外公的声音,却几乎消失了一般。
思绪到这里戛然而止,我也陷入了呆滞。为什么会这么淡呢?
过了一会儿,妻子也醒来了,看到我一副五迷三道的样子,便问道,你怎么醒了?好不容易周末。
人活着是做一场梦,那死了的人反倒是醒了?我自顾自地说着。
你说什么?妻子疑惑道。
我说,外婆不在了后,外公好像对什么都变淡了。
妻子说,人老了就什么都看得开了。
我说,我觉得是外婆人走了,也抽走了外公一半的灵魂。
妻子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我们呢?
我知道妻子在问什么,也知道她想听到什么,但我还是说,我们?傻瓜,我们当然是年轻人啦。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外引或转载文章,视频,图片,仅做学习,阅读,交流所用。并未用作任何商业途径。如果作者想进行删除或其他合作,请联系zpls1997@163.com

回复楼主


共0条 共0页 第1页